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選單

高雄市政府新聞局

熱門搜尋:
電子期刊

facebook粉絲團

KH Style高雄款
2016/02/01 No.02 重拾舊年味
重拾舊年味
5-封面故事








 

韓楊清水阿嬤於家中。韓楊清水找不到路(tsāu-bô-lōo)回去的紅毛港新

  一九三七年出生的韓楊清水阿嬤是紅毛港人,一口紅毛港腔的台語音調讓聽習慣高雄腔的我吃足了苦頭。但在兩個小時的訪談裡,我漸漸的發覺紅毛港腔的上揚音調跟節奏感,正是這群人世世代代與海搏命所留下來的生命見證。

  她口中日本時代的童年比另外兩位阿嬤的要辛苦些,在戰爭期間出生長大的她,開始有記憶的時候正好是二次世界大戰最白熱化的時候。當時日本政府的徵收手段十分強勢,在紅毛港這裡,不論是土裡種的、水裡抓的、甚至是家裡養的,全部都要上繳給政府作為稅收。政府會用很低的價格跟人民收購,再以高一些的價格、用配額的方式賣給百姓。若是你隱匿家中的收成不報,被舉發之後是會被抓到警察局打屁股打到血肉模糊的。在這個情況下,過年想吃得好一些並不容易,但韓楊阿嬤還是有幫自己加菜的方法。

  「紅毛港(Âng-mn̂g-káng)你知道喔?那時候我們兩邊都是海,內海(lāi-hái)的對面是小港。平常小港那邊養鴨的人家會把鴨子趕到內海來放,時間到了再把他們趕回去。等到退潮的時候,海水會把小港那邊的鴨子下的蛋沖到我們這裡來,我們再帶著鍋子到岸邊去撿鴨蛋。那時候要吃到蛋只能用這個方法。」韓楊阿嬤一邊笑一邊跟我說。

  「在海邊撿的蛋不用繳給政府嗎?」我問。

  「不用啊,如果是你自己養的鴨,那它下的蛋就要繳。但是在海邊撿的這種不用。有時候我們會去摸蜆仔(bong lâ-á ),那種的也不用繳。」

  「那過年的時候就是配給的菜加上這些東西嗎?」

  「那時候還是有人會擔著菜從小港那邊過來賣,過年的時候就跟他買回來加菜。那時候每一家配給到的豬肉都很少,家裡養的豬又不能自己殺。要吃到豬肉,就只能偷殺。」

 

 





1 2 3 4 5 6 7 8 910 11 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