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選單

高雄市政府新聞局

熱門搜尋:
電子期刊

facebook粉絲團

KH Style高雄款
2017/05/08 No.05 文具迷的角落 從指尖到筆尖 手帳中留下生活點滴
文具迷的角落  從指尖到筆尖 手帳中留下生活點滴
Upload/epublication/images/KHStyle/2017/05/web01.jpg Upload/epublication/images/KHStyle/2017/05/web02.jpg Upload/epublication/images/KHStyle/2017/05/web03.jpg Upload/epublication/images/KHStyle/2017/05/web04.jpg Upload/epublication/images/KHStyle/2017/05/web05.gif Upload/epublication/images/KHStyle/2017/05/web06.jpg Upload/epublication/images/KHStyle/2017/05/web07.jpg Upload/epublication/images/KHStyle/2017/05/web08.jpg Upload/epublication/images/KHStyle/2017/05/web09.jpg Upload/epublication/images/KHStyle/2017/05/web10.jpg


編者絮語_大Banner
 

 

一個社區的形成──仁武中華社區水岸綠化大道

 

作者介紹   文、攝影/黎劍山
  喜歡南部的步調,還在尋找在這安身立命的方式。
  圖片提供/陳芊至

 

 

  從地圖上看中華社區,東邊有高速公路劃過,其他三面被後勁溪環繞,位處於以往的縣市交界處,標準的三不管地帶。回顧發展過程,工廠沿溪流蓋起,剩下的畸零地成為人居住的地方,但住民長期與污染對抗,人與環境的關係近乎失衡,先天體質不佳的中華社區,如何在夾縫中長出了一片茂盛的花園?

上:河畔的社區花園。下:居民努力維護綠化大道的身影。(陳芊至‧提供)

社區關懷據點舉辦繪畫活動。(黎劍山‧攝影)  星期二早上,我依約來到中華社區發展協會,那天剛好有協會舉辦的關懷據點活動,社區裡的老人家聚在大廳,正在專心的畫畫。三四個志工阿姨在旁忙進忙出,為大家準備午餐。理事長陳芊至走出辦公室和我打招呼,他身材清瘦但精神抖擻,說話時語氣堅定,完全看不出已是七十五歲年紀。陳理事長一開頭便說:「我們這個社區本來是垃圾社區。」被各家工廠劃分後剩下的畸零地,幾紙公文來回後成為住宅地,也成為廢棄垃圾傾倒的地方。「以前甚至有小偷把值錢的零件偷走後,就把車體推進溪裡,附近雜草長得比人還高,而且每逢大雨就會淹水」。我回想來到社區的路上,就是一個平和安逸的樣子,實在很難把兩者的形象結合在一起,這社區是怎麼進化成今天的模樣?

  住民經過長期的抗爭以及向各方遊說,為社區爭取到一筆發展經費,陳理事長果斷說服大家,先從綠美化社區開始做起,把環境改善了,人才能住得安心。運用營造業的工作經驗,從重機械開挖到鋸木割草都不假他人,他帶領社區志工們闢路鋪磚,一晃眼就將近二十年。在我還在思考這個過程的辛苦程度時,陳理事長接著領我到社區的綠化大道,那源頭是一條沿著高速公路邊由地磚工整鋪成的道路,「這裡的一草一木,每個石頭每塊地磚都是我們社區的一百位志工鋪起來的,大家用自己休息的時間來做,車子開不進來,都是用推車一車車把材料推進來,力氣較大的男人早上上班前把磚頭推來,其他人就來鋪,剛才你有看到那些煮飯的志工嗎?就是他們。」

  帶著來不及消化的驚訝走過這條路,盡頭接上了河堤大道,後勁溪正在整治,隔離工程區的鐵皮沿著河岸搭起,偶爾有空隙像開了窗,可以看到對岸的整排工廠。「一開始政府說要在我們這岸拓寬,我說這樣離住家太近不行,地基會被掏空,後來才改到對岸,這裡我還裝了監視器,溪水如果暴漲我可以趕快通知大家。」理事長一邊拿出手機給我看即時連線的監控程式,一邊說起八八風災時這裡的情況。河堤大道的另一邊是整排的樟樹,沿路還有椅子可以隨時休息,路上乾淨整潔,若將河邊的鐵皮拆除後,在這散步想必不錯。我問:「為什麼都種樟樹呢?」「說是多少可以改善空氣汙染和噪音問題。」說完我們不約而同地看著對岸沉默了。

仁武中華社區理事長陳芊至。(黎劍山‧攝影)

  我回想理事長和我介紹社區時,曾說很多縣市的社區會來這裡觀摩,也得過好幾次社區綠美化特優獎,原本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情,但了解這發展過程後,我腦海中浮現的卻是「愚公移山」這幾個字。我又接著想,一個緊密的社區是怎樣形成的呢?理事長的介紹適時地為我解答了:「這些志工都是自動自發的,有時候他們來運動,會順便來澆水,或者打掃一下落葉,去年綠化工程全部完工後,就一直是這樣維持著,大家也因此建立起不錯的關係。小朋友也常會去協會那邊玩,他們還會叫我爺爺,好像我的子孫滿天下哩!」

 

 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