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選單

高雄市政府新聞局

熱門搜尋:
電子期刊

facebook粉絲團

KH Style高雄款
2016/02/01 No.02 重拾舊年味
重拾舊年味
3-高雄文學

 

威尼斯印象

 

  高雄文學作者介紹       
   

◎徐嘉澤

作品曾獲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、聯合報散文首獎、Ben Q電影小說首獎、國藝會創作及出版補助、高雄文學創作獎助。著作有短篇小說《窺》、《大眼蛙的夏天》、《不熄燈的房》、《孫行者,你行不行》;散文《門內的父親》、《城市生活手帳》;長篇小說《類戀人》、《我愛粗大耶》、《詐騙家族》、《下一個天亮》、《秘河》、《他城紀》、《第三者》等書。《詐騙家族》、《討債株式會社》已賣出電影版權。《下一個天亮》、《討債株式會社》、《第三者》曾獲書展電影媒合平台推薦。

 

  和D前往威尼斯,島與島間用橋聯結,島間鮮少機車、自行車,當地人和遊客多以腳代步,距離稍遠的景點,便以船交通,偶爾行經小橋,河面上貢多拉船魚貫而出,船夫彷彿用歌喚來風催船前行,我和D往橋下望,兩人反射在河面的身影被行經船隻給碾碎,等了好一會,才又重組為完整的兩人。

  出國該帶什麼?有人一只背包就能浪跡天涯,有人幾乎要把全家當往肩上扛才開心,從行李內的物品就能猜出對方個性的十之八九,那是人慾望的表現。那時我特地帶了掌上型電玩要打發國與國間的交通時間,無奈電源線不支援國外電壓,在威尼斯的某處觀光區買來變壓器,回飯店興沖沖要充電,變壓器卻無端故障。D抱怨我出國手機遊戲玩不夠還要多帶這東西來添自己麻煩,帶了也就算了又因我的粗神經而沒注意電壓,連買變壓器的運氣也能差成這樣。我雖不服氣,但D都說對了,只能低頭不發一語。D生性節儉,花得不是他的錢,也要繼續唸到隔天一早要離開威尼斯,現在也晚店家已關,要換也沒法。見笑轉生氣,我叫D停止嘮叨,明早我一人會去原店家處理好這事。

  一晚,兩人未好眠,隔日早早我起身要出門,D也起來,我倔強要他繼續睡,他說:「你是路癡,找得到未必趕得及回來。」

  這是他愛的表現。

  幸得有D相伴,原本打算搭船,好巧不巧遇到罷工,只能快步來去橋與橋間,被D說中,我完全迷失了方向,後來靠D幫忙加上老闆勤快一早就開店,讓我們完成任務繼續旅程。

  二〇一四年七月,原本習慣早睡的我被暑假慣壞成一個夜貓族,近凌晨忽聞遠方一聲巨響,我問還在客廳的二姊「那麼晚了還在放炮?但聽起來又不像。」

  隔了幾分,又一響。

  我說:「是不是附近的建築工地倒塌啊?怎麼會那麼重的一聲?」

  幾分鐘後有了答案,大姊打電話問家裡是否平安,才知道鄰近的區域發生氣爆,打開電視,畫面近在眼前,所有角度盡收,越是清楚的越是傷人,熟悉的區域頓時變成煉獄。

  隔日遠方掛起封鎖線,怕圍觀民眾影響救災。明明近在咫尺,我們訊息還是來自新聞畫面,那個區域被斷裂成島與島。接著連日大雨,高雄汲汲要重整這廢墟模樣,許多崩塌處就搭上便橋,方便人車來往。

  從住家前往市區,原本只須走一心路暢通到底,發生氣爆後地形大改交通也是,去市中心之路變成九彎十八拐,熟悉的事物被氣爆碎裂而不復存。十月行過方便通往市區的橋與橋間,有種錯覺回到威尼斯,只是望著橋下的水,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身影,而是底下有多少幽魂潛泳緩緩流過。

  此後,每經此地,腦裡建構出威尼斯背景,破敗的被我隱藏,一切呈現出脫離現實的荒謬感,沒人知曉我內在的小劇場,唯有如此,才能平靜路過此區。

  隔年一月高雄舔舐傷口,彷彿一切不曾發生,甚至有種更明亮寬敞的錯覺。我告訴D對於氣爆後對高雄的威尼斯印象,D說他也這麼想,多年共同的生活經驗,建構出我們對事物的看法趨向一致,可是再出國,還是會為了許多我的粗心大意而起爭執,最後都在我的倔強和D的包容之下完美收場。

  高雄風華再起,每路過,內心小劇場還是自動搭起威尼斯,只是被掩蓋在路面下曾經存在的小河,卻是我不忍多看一眼之處。

 


1